北极科技
首 页 > 新闻 > 行业动态 > > 正文

直播相关岗位招聘人数激增133%,要不要入行?

时间:2020-04-17 点击: 来源:一财网
  2019年年底,从一家头部电商直播MCN机构离职的李允辉发现自己比一年前“吃香”多了。每隔两三天就有猎头给他推荐职位,更多是同行的邀约和引荐,大大小小的MCN机构、直播公会、曾经的供应链公司,都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最终,他选择进入一家大型医美品牌连锁医院担任电商直播主管,负责直播领域的营销工作,比如邀请网红直播体验医美项目。

  连整形医院都要招人做直播了,这是3年前刚入行的李允辉想象不到的。彼时“千播大战”还未落幕,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进入大众视野不久。2019年,基于电商平台的带货直播成为新的风口,一线主播李佳琦和薇娅以火箭般的速度成名。而到了2020年,一场疫情把消费者们关在家中,直播一下子变成了最热门的消费、娱乐和学习渠道。

 

 一线主播李佳琦以火箭般的速度成名。

  “第一代网红”罗永浩也加入了这场直播战。4月1日晚,他在抖音直播带货,累计有4800万人观看,总交易额超过1.1亿元。直播当晚,字节跳动就以“罗永浩直播”为噱头,对外开放了23个直播相关岗位的招聘。

  一些数据可以更直观地反映如今直播领域的人才缺口。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春节复工后一个月内,在企业整体招聘职位数与招聘人数同比下降31.43%和28.12%的大背景下,直播相关岗位的招聘职位数逆势上涨了83.95%,招聘人数增幅更是高达近133%。

  供不应求的局面使得直播行业呈现出人才主导的趋势,为了尽快“抢人”,将近7成直播岗位对学历和经验都不设要求,与此同时,平均月薪却达到了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准的9845元。

  不高的门槛,诱人的薪资,以及明星主播的光鲜范例,直播行业正在吸引着大量应届毕业生和跨界职场人投身其中。那么,在漂亮的数据背后,如果你想加入这个行业,你还要知道更多。

  供不应求,哪些地方最缺人?

  1、电商直播领域最缺人

  2020年,电商直播正在迅速成为主流平台的标配。根据智联招聘的统计,互联网及电商平台释放的直播岗位占所有岗位的1/3。与直播平台相比,电商平台主导的直播有平台信用背书,更有利于促成交易,可以看到各个电商平台都在大力布局。以淘宝为例,仅2020年2月份,淘宝新开播的商家就环比增长了719%。与此同时,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以及快手、抖音等社交流量平台都在加速组建直播斗鱼和花椒也在应势补充电商直播业务。这使得电商直播领域在短期内呈现爆发式增长,可以说很缺人。

  除此之外,以内容为驱动的媒体、出版、影视、文化传播领域也同样释放出大量的直播相关岗位,占总岗位数的28.58%,排名第二。其次是包含电竞、秀场直播等娱乐体育休闲领域,招聘直播职位数从去年的4.97%增长到16.39%,疫情催生了“宅经济”的爆发,娱乐直播行业也因此受益,形成人才缺口。

  2、在线教育培训领域竞争最激烈

  受疫情影响,承载上亿中小学生网课需求的教育培训领域也同样值得关注。3月4日,猿辅导表示2020年春招将面向全社会开放超过1万个就业岗位。3月18日,作业帮也公布了超过1万个岗位,直播产品经理等相关岗位更是标注了“急”的字样。尽管从全行业来看,教育及培训领域所开放的直播岗位数仅占2.72%,但该领域的竞争指数却位于全行业首位,从智联的调研中可以看到,在教育培训领域,每20个人竞争一个直播相关岗位,其中,最炙手可热的就是直播教师,平均每个岗位可以收到35份简历。

  3、主播、运营是两大刚需

  直播核心岗位有很多,从台前到幕后,包含了主播、运营、助播、经纪人、客服、产品开发、商务等等各个职能环节。但相较而言,主播和运营仍然是目前人才市场的两大刚需。

  在智联的报告中,主播的招聘职位数占到总数的56.83%,直播运营岗的需求也随之增长,占比15.46%,比去年提高了4个百分点。而在猎聘所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中,人才需求排名前二的分别是运营经理和运营专员,其次是主持人及播音。

  可以看到,无论是哪份报告,一个明确的现实是,在直播领域热招的岗位中,主播和运营是两个需求量最大的职位。主播作为直播核心,个人IP的号召力会直接影响流量,因此各个平台都在努力挖掘带货达人。而运营类人才作为幕后操盘手,是决定直播能否顺利以及最终业绩的关键之一。“现在很多商家想自己沉淀流量,但运营团队没有经验,内部人员一边摸索一边做,有时效果并没有那么好,所以他们也要去业内找人。”MCN机构宇佑文化所属的汉鼎宇佑传媒副总经理缪路漫这样解释,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公司以影视综艺制作、艺人经纪为主要业务,在2019年初进入电商直播领域,直播团队超过百人。春节至今,不停的订单量让他们的直播团队倍感压力,“很多主播基本上等于没有休息。”缪路漫也加入了这场直播抢人战。

  门槛不高,什么样的人更受欢迎?

  低门槛是大家对于直播领域的初印象,的确,从智联对直播相关岗位的调研中可以看到,公司对候选人的学历和工作经验要求较少。将近7成的岗位不限学历,超过7成的岗位不限经验,但如果你仔细研究,可以发现多数岗位对个人的综合技能要求并不低。

  “门槛确实低,但成长空间大。“刚入行时的李允辉也曾经经历过一段迷茫期,但在和主播不断磨合的过程中,他意识到原来做运营要考虑的地方有很多。

  运营和主播是相辅相成的搭档,优秀的运营可能带火素人主播。上播前,运营需要为主播策划直播主题和营销方案,考验的是内容创意能力;和主播一起选品、排号,需要运营具备货品管理能力;直播时,运营要考虑如何利用平台规则设计活动,获取最大的流量,这要求从业者能将逻辑算法研究透彻;下播后,运营还要和主播复盘,打磨销售话术。平日里,一个用心的运营还会跑动供应链,去线上社群招商,找货品资源,并承担部分商务职能。作为好搭档,运营还得做主播的心理辅导,帮他们纾解情绪。

  摸清楚这份工作所需要的层层技能之后,李允辉觉得自己才刚刚摸到了门槛,“全靠同行交流,知识付费和自己总结经验。”

  如今缪路漫每天至少要过目10份简历,面试接连不断,但大多数人的职业素养并不符合她的要求。“现在比较缺的是专业性强,又有管理能力,又有资源的复合型人才。”尤其在一个团队人手紧缺的情况下,更需要多面手。

  由于直播行业发展时间较短,完全匹配的行业人才数量不够,因此可以看到在投递直播岗位的求职者中,大多来自其他行业,跨界人才可以说是直播领域中不可忽视的群体。在智联的报告中可以看到,求职者中数量排名前六的基本都来自于目前从事销售和运营岗位的人才。

  “现在做广告策划,甚至做影视行业的跨界人才也挺符合当下的直播人才需求。” 缪路漫这样解释这些工作之间的互通性,“这群人有内容创造力,善于分析粉丝心理,挖掘大家喜欢的点。”当头部达人直播的马太效应显现,MCN机构和直播公会试图强化内容运营来加码中腰部主播,寻求突围空间。

  李允辉认同这一看法。“未来的消费者肯定是越来越聪明的,还是要靠内容把他们留住,最后再想流量转化。”他最近就在重点研究怎么做内容输出和营销策略,才能大幅度加快医美这种高客单价项目的下单决策。

  而在前台,秀场主播多才多艺,游戏主播游戏水平和讲解水平高,这些能力已被广泛认同,但电商直播往往被单纯地理解为身兼模特、讲解和客服数职的“工具人”。事实上,是否具备互联网营销思维,对消费者的洞察程度,对货品的功能与卖点的理解,才是电商主播更为关键的素质。“具不具备直播带货的能力,未来会慢慢变成销售行业的一个必备技能。”智联招聘执行副总裁李强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

  想要走达人主播路线,只具备基础业务能力还不够,还需要挖掘差异化的特点和人设,持续给自己升级。淘宝主播曹米娅曾是英语老师,一度做过淘女郎,在业内算是较高的起点。之后,她把讲解护肤品成分作为特点,为此还专程去旁听大学化工专业课程,陪皮肤科医生坐诊, “我和粉丝说不用管方程式,只要抓住我圈出来的成分,哪怕看不懂也能知道它最终的结果。”用通俗但有理有据的方式销售护肤品,恰好顺应了时下护肤品成分分析的潮流,给曹米娅带来了超过37万粉丝。

  短暂春天,还是光明前景?

  “直播是未来重要的销售沟通渠道之一,这种形态一定会变得更普遍,人才需求也将相应持续存在,量会越来越大。”李强认为,眼下供不应求的局面会逐步缓解,但热度还将持续。

  直播产品的优化,以及5G技术的普及,将进一步降低直播门槛,淘宝、快手等大公司针对助农、老铁文化等方向的运营策略,带动整体直播人才需求扩展到下沉市场。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今年春节后一个月,一线与新一线城市的招聘职位数占比缩小,二者较去年同期共下降10%,同时二到五线城市相对扩张。 

  跟随人才市场动向,高校将直播人才的培养和输送也提上了日程。在2018年开设淘宝直播课程的云南省腾冲市第一职业高级中学,首届40多名参与淘宝直播培训的学生已在2月全部提前找到工作。李允辉的母校也在2019年新开设了电商直播专业,也有高校教材的编者通过知乎向他咨询,为编写电商直播的理论教材做准备。

  然而,热潮背后,不可忽视的是直播行业中超长的工作时间,不稳定的工作待遇,以及长期的蛰伏等待。李佳琦一年直播389场,而寂寂无名的小型直播团队同样重复着每日至少直播5小时、日夜颠倒的工作流程。

  李允辉透露,目前部分头部机构的运营岗薪酬由底薪和提成两部分组成,底薪在4000到6000元,提成为主播或机构佣金收入的10%,也有一部分采用月销售额阶梯发放奖金的形式。对于基层直播运营,业务实力和是否与主播利益捆绑很大程度决定了他们的收入。这些还是行业少数在顶端的红利享受者,80%直播机构的盈利状况并不理想,“绝大部分的机构应该只交五险,不交一金。”

  种种因素使得业内流动率较大,李允辉的同事中,相当大比例的工作周期只有半年,其中不乏观望或者跟风的年轻人。缪路漫见识过不少同期入行的主播,如今境遇大不相同。“到最后能总结的是坚持两个字,如果摇摆不定变化太多的话,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留存下来。” 

  李允辉身边也有不少人向他咨询入行,他会建议他们结合过去自身职业的优势。“比如以前在互联网大厂做内容运营,内容输出能力强,可以从写宣传文案、直播脚本等基础性工作学起。”但他强调,新人切莫求快,先从大机构学习直播的基本流程和规则,再考虑转入小机构或者供应链企业独当一面。

  “希望大家一定要冷静地思考清楚,到底具不具备这个行业所需要的技能,是一时的热度,还是真想把这事给做好。”李强建议,如果只想试试,不妨先从兼职起步,利用业余时间去检验自己,再考虑要不要转型全职。而智联招聘的数据也显示,直播行业的确是灵活用工的重要场景,兼职岗位的数量在春节后一个月内同比增长了166.09%,是全职岗位增速的2倍。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允辉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直播 直播网站 网站建设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并以尽力标明作者与出处,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下一篇: 最后一页
延伸阅读
联系我们
私人订制你的网站